点击
搜索 / Search

我总感觉石川博品就是一闷骚巨乳控,甚至让我开始怀疑他的性别,当然我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我收回前言,这货对屁股的研究也达到了某种境界。这货也不懂春物(只有渡航最懂)。 偶像产业吸金能力强悍,普及度又高,且深受男女老少喜爱。同时偶像圈子也是娱乐圈里最乱的,饭圈文化粉丝经济泛滥,恶臭事件天天发生。所以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只在二次元里存在(这话我写着就一股股恶心和罗永...

和你恋爱什么

上次说的“千里送一血”,现终于呈现于您眼前。这句话是跟苹果抄的。在最初版的大纲里用了一句曾经非常有名的电视交友广告的词儿,不过后来想想未免不够高雅。难道苹果就高雅了吗?反正出现在这里的东西都跟低级趣味逃脱不了关系。其实我也挺奇怪的,为什么前半截挺好的纯洁恋爱故事,到了后日谈就变成小黄文(不是)呢?最后我想明白了,不是世界太纯洁,而是飘在天上的东西最后都要落到...

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我想先回顾一下「樱花庄的宠物女孩」,也许会对你有所启发。 还没不务正业写高达和 fgo 时的鸭志田一,作品都以校园故事为主。但其实仔细看,鸭子是借校园题材写成人世界。所以天才和普通人之间存在着无法越过的鸿沟,而且无法用努力弥补差距。当两个人的隔阂越来越深,结局只有分手了事。当然,樱花庄最后是空太和真白重修旧好(毕竟在一张床上不知道滚过多长...

本次的副标题应该叫《平成过去了,我却一点也不怀念它》。   如今我的拖稿功力已经达到云深不知处的境界,比如说从 2018 到 2020 年开了不少草稿,但最后就发了不到十篇,连这份杂谈都从 2019 年 3 月 14 日一直鸽到 2020 年 5 月底。我不禁怀念起上学的岁月,至少我还有精力在外面瞎扯,现在却连上推特刷新条状态的能量都没了。事实上在...

卡夫卡女孩

平成の最期 好长时间没介绍小说了,是精彩的短篇小说太少了吗?也不尽然。那是因为业界要完蛋了吗?年号还没变何谈“完蛋”二字。所以究竟怎么回事?因为我懒得写。不过读完这次的书之后,我重新涌起了敲键盘的欲望,也借这股冲动继续聊聊有趣的小说故事。 关于“轻小说”的历史变迁在特约专栏和以往的文章中都写过不少了。如果谈到令各位文学少男少女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文学少女》系...

抱我上床(´・∀・`)

忘了上次是看你名还是银翼杀手的时候,我跟地球同学稍微聊了一下日轻的话题,说起来都是快一年前的事了。那一阵角川文库的书翻译的比较多,其中很大一部分作品被归类为所谓“泣系小说”的范畴。这样的作品确实不能说属于纯轻小说,而是更为严肃的“轻文学”范畴。奇妙的是,这些作品的共同之处都是女主身患绝症,而男主陪着女主追忆过去时光,甚至撞见幽灵。总之气氛非常压抑,在这样的氛...

emmmm

晚上出去遛弯是有益身心的,至少对于我这个天天坐在电脑前面的有好处。偶然发现马路对面小区有一窝猫,于是大多数情况下就直接去撸猫了。说起来猫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有的猫是看见你就跑,有的猫是跟你保持距离,还有的是直接蹭上来。不才在下能撸到的只有第三种,可能是少了点挑战,但是送上门的猫为什么不撸呢?现实世界中撸猫是一回事,到了虚拟世界里,撸猫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最开...

Flying Witch

十月份的时候追了鸭志田一的青春猪头少年(对,已经动画化了),作为原作党对动画的快节奏一时无法适应,虽然在本季短评中介绍了本作,但并不意味着我非常推荐这部作品。A-1 毁原作的传统在 CloverWorks 身上又要重现吗?真不愧是一家人。这时候就开始怀念节操社的好了。 所以今天就再来介绍节操社的一部片子。「飞翔的魔女」原作漫画刊登在讲谈社「別冊少年マガジン...

emmm...

谨以此文纪念一下伟大的 Production IMS。   在大骂附件四那篇檄文里,好像并没有介绍俺妹背后的动画制作者,俺妹当初两季换了制作公司,AIC 死掉之后部分成员出走成立了 Production IMS,接手了部分 AIC 的轻改作品。PIMS 的作品比较著名的有「约会大作战」这种,全面崩盘的也有「百武装」(当然这是从原作就开始崩盘)那样的...

不要说大秦话

啤酒花生世界杯,久违的杂谈了。各位八月好啊。世界杯结束了,法国也变成两星法国了,这个该嗨也嗨过了,回来聊聊闲玩。 最近确实没怎么看动画片,唯一补完的是呜啦啦,就是那个道歉必须露出肚子的。看完这部之后感觉自己的智商完全下降了几个等级,整个一降智打击。亏我当初还说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能看下去的萌豚片以填补一下没有点兔看的遗憾,结果最后发现完全就是对自己的惩罚。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