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搜索 / Search

这书中文直译就是《二线级恋爱故事》,然而我直到三年后重新看这本书时才读明白,原来是这么个 love story。所以以我的日语水平,还是别给它瞎写中文名了。其实也不难理解这个题目,二线级别的爱情故事,反正不是最好那一档的东西。赶明儿来本一线级恋爱故事,写出来恐怕就有人骂你是想屁吃想多了。 从故事角度来说本作确实称不上一线,毕竟写一个三角恋故事就够胃疼的。好在...

一体两面

M+ 和 M0 之间差着的那个 M7 到底怎么样,今天就来说一说。 Macross 7 在系列中地位独特的一个原因,和它以男性歌手为主角有密切关系。一种解释是说 M7 和 M+ 同时在探索马裤螺丝未来不同的出路,但结果正如各位所见,是偶像播片。大概这中间河森受的刺激太大了。M7 和 M+ 对三角恋的设置都是两男一女,但这么讲并不严谨,因为巴神从来不是受人间...

青春笨蛋少年不做初恋美少女的梦

上回写石川博品的时候,推荐部分里都是鸭子的作品。当然咱们刨根问底,打我开始看轻小说以来读的第二本就是「樱花庄的宠物女孩」(第一本则是附件四那个傻X)。这样的缘分伴随我度过了整个中二时期的最后几年,现在再提鸭志田一,就宛如我后青春期的人生导师一般(确信)。所以仅个人而言,是极力推荐各位读者朋友借助鸭志田一的书找回回忆,不见得一定要怎么怎么样,至少可以在感觉迷茫...

emmm

也不知道哪儿的研究表明,睡觉之前接收特定波长光线刺激会导致睡眠质量下降。说人话就是告诉你睡前别玩手机。对现代人来讲放下手机相当之困难,前几天翻视频网站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部讲述手机电波将人类转化为丧尸的电影。当然,对于二次元的大家这种故事起手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装个 APP 就能变身马猴烧酒。但抛开伪科学的辐射伤人观点以外,还是少看点手机,对眼睛好。 所以就...

helloworld-the-movie

前些日子的新闻里,京都市的官员说“如果不进行财政改革,京都将在十年内破产”。如果电影真按这个时间线发展的话,那救人就是天方夜谭了。不过谁也想不到现实会来这么一出是吧。 「Hello World」的故事就发生在京都。这个旧王朝的象征现在变成了历史与未来交界的最前沿。本片被编剧野崎まど称为“高速 SF 青春恋爱剧”,单独看每个字都认识,组合起来却有点令人不知所...

我总感觉石川博品就是一闷骚巨乳控,甚至让我开始怀疑他的性别,当然我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我收回前言,这货对屁股的研究也达到了某种境界。这货也不懂春物(只有渡航最懂)。 偶像产业吸金能力强悍,普及度又高,且深受男女老少喜爱。同时偶像圈子也是娱乐圈里最乱的,饭圈文化粉丝经济泛滥,恶臭事件天天发生。所以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只在二次元里存在(这话我写着就一股股恶心和罗永...

和你恋爱什么

上次说的“千里送一血”,现终于呈现于您眼前。这句话是跟苹果抄的。在最初版的大纲里用了一句曾经非常有名的电视交友广告的词儿,不过后来想想未免不够高雅。难道苹果就高雅了吗?反正出现在这里的东西都跟低级趣味逃脱不了关系。其实我也挺奇怪的,为什么前半截挺好的纯洁恋爱故事,到了后日谈就变成小黄文(不是)呢?最后我想明白了,不是世界太纯洁,而是飘在天上的东西最后都要落到...

开始今天的话题之前,我想先回顾一下「樱花庄的宠物女孩」,也许会对你有所启发。 还没不务正业写高达和 fgo 时的鸭志田一,作品都以校园故事为主。但其实仔细看,鸭子是借校园题材写成人世界。所以天才和普通人之间存在着无法越过的鸿沟,而且无法用努力弥补差距。当两个人的隔阂越来越深,结局只有分手了事。当然,樱花庄最后是空太和真白重修旧好(毕竟在一张床上不知道滚过多长...

本次的副标题应该叫《平成过去了,我却一点也不怀念它》。   如今我的拖稿功力已经达到云深不知处的境界,比如说从 2018 到 2020 年开了不少草稿,但最后就发了不到十篇,连这份杂谈都从 2019 年 3 月 14 日一直鸽到 2020 年 5 月底。我不禁怀念起上学的岁月,至少我还有精力在外面瞎扯,现在却连上推特刷新条状态的能量都没了。事实上在...

卡夫卡女孩

平成の最期 好长时间没介绍小说了,是精彩的短篇小说太少了吗?也不尽然。那是因为业界要完蛋了吗?年号还没变何谈“完蛋”二字。所以究竟怎么回事?因为我懒得写。不过读完这次的书之后,我重新涌起了敲键盘的欲望,也借这股冲动继续聊聊有趣的小说故事。 关于“轻小说”的历史变迁在特约专栏和以往的文章中都写过不少了。如果谈到令各位文学少男少女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文学少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