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搜索 / Search

虽然我多次表示没有看不起腐向群体的意思,但是也得承认自己从心里有点不太接受这玩意儿,虽然本人也比较萌百合(相对而言)。最让人无法接受的,还是她们无比强大的想象力,以及各种拉郎配的行为。这大概也是很多人不喜欢她们的原因之一吧。不过看动画还是什么都得看,除非实在接受不了的。初期扫片子积累数量的时候什么都不能怕,所以像「我的碧可(近期第二次提了吧)那种东西看了也没问题。但是人还是别作死比较好。

下面才是正题,感谢断罪的推荐。冰上的尤里是原创,但如果你之前看过动画人展览会那个企划的话,可能会发现其中有个短片也是花滑题材,而且和尤里是同一班人马制作。题材相同不代表二者一定有必然联系,咱们就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当初吸引我的其实是剧情介绍:花滑选手胜生勇利大奖赛失利,归国后与童年玩伴见面,对方早已嫁为人妇……搞得跟那什么似的。我看见这段话立马来了精神:“卧槽这特么是要牛头人展开吗!”如果真是这样发展,那么开头我也不会瞎扯那一堆。开始我真的只把它当运动番看,但是后来你们当着我面公开出柜,我的面子往哪儿放?不过我听说花滑圈确实有这样的先例,当然不是圈内出柜罢了。抛开这部分不提,尤里依旧是我在 2016 年推荐的一部动画。

勇利虽然失意回国,但是却在因缘巧合之下拜世界冠军维克多·尼基福洛夫为师,并和尤里·普利谢茨基共同训练(这一块还是有点波折的)。维克多看到了勇利身上的无限可能,答应帮助他拿下大奖赛冠军。二人互相赏识,惺惺相惜,在维克多的帮助下勇利再次踏上征程,并与尤里正面对决。在巴塞罗那站赛前,勇利和维克多互换戒指,这时事态就很明显了。勇利虽然没有拿下冠军,但与维克多约定下次在赛场上相见,故事就在双人滑中落幕。像大多数传统运动番一样,尤里的主人公也经历了“人生失意→接受鼓励→重返赛场并取胜”这样的过程。两名“尤里”是亦敌亦友的关系,初出茅庐的后生对老前辈心有不满,提出“赛场上不需要两个尤里”的宣言,另一方面因为都在维克多身边学习技巧,又形成一种莫名的平衡。胜生勇利能返回赛场,有一部分原因也在尤里。我想某些人感到可惜的大概就是标题写尤里,实质上两个尤里根本没发生什么吧。

故事先暂时放下,尤里吸引我的地方其实是运动场景和音乐上。从第一集的惊艳演出开始,我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 cygames 狂砸钱的 MAPPA。作为一部以运动为题材的作品,对花样滑冰这项赛事做细致刻画是本分。后面重复卡用的很多,但每位运动员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可以看出功夫下的挺足。本作的画面和音乐结合做的很好,合适的搭配增强了演出效果,也把花样滑冰的艺术性表现出来。所以就算你真心对故事没什么兴趣的话,不妨也看看比赛的部分。通过画面和音乐的配合去表现不同运动员的性格,所以你才能看见有些自大但期待成功的 JJ,色气满溢但技艺高超的克里斯托夫。人物的个性是依靠演出刻画的,即使不是群像剧,创作过程中也绕不开这个问题。虽然再怎么样尤里也摆脱不了搞基的帽子,不过仅从出色的作画和音乐演出来看,这部片子就值回票价了。

钢管舞嘛……

我并不敢自称会认同 LGBT,但是或多或少还是能理解他/她们的。接下来就是一堆政治不正确的话了。纵观整个故事,冰上的尤里对感情这部分的处理很收敛,所以外界评论关于尤里是否“挺同”评论不一。拜其所赐,我学到一个新词:动画女权主义(见维基相关条目)。首先你得承认,谈恋爱这件事,本来是为了满足繁衍后代而产生的副产品。当然对一部分人而言传宗接代不是重点,荷尔蒙的驱动会让他们选择停在某一个阶段。毕竟每个人能找到刺激的对象不一样,就像一般人也不会随随便便对纸片人发情似的。也正如开始我写到的,某些人的病态表现会影响外人对群体印象的评价。当然你圈宅男本身评价就低,不存在风评被害的情况。我看不懂的就是,一部作品被某个群体拿来当作某种激进思想的佐证,这样的行为让人作呕。被莫名当枪使的创作者会表示“我们很无辜”。虽然评判是不是恶意使用的标准很微妙,但是对大多数人而言,动画本身好不好看是放在第一位的,然后才是作品的内涵部分。就这一点而言,“过度解读”也可以算得上恶意使用了。不过何必呢?又不是强行让别人认同自己的思想,那么绑架作品也就没有必要了。

冰上的尤里是基番,这你得承认;它也是运动番,故事摆在这儿了。因为本片这么一点微妙的属性,导致错过一部好动画,有点得不偿失。最微妙的是如果当初追番的话,一开始倒不会料想到这样的展开,反而补番的人往往会受到先入为主的观念影响。想一口气看完付出的代价就是不断被剧透,很简单的道理。 当结尾迷幻的 ED 响起,可能你会觉得,再看几遍也没关系。不知道你看出了什么,我看到了少年漫三大永恒不变的主题。

这次就写到这里,下期见。

声明: 本站所有图文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共享 协议.
转载请注明转自 ershiwo的私人研究所
标签:

分享到:

0 Comments

难得的沙发不来一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