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搜索 / Search

同志们,本周的杂谈时间又到了。已经十一月了,各位朋友该加衣服了。这个礼拜从我个人角度来讲跟网络产生了一段奇妙的关系。首先周初做了一个关于新媒体对大学生影响的问卷调查,然后看完刀剑神域,接着开始浪费CMCC流量,最happy的是十一月又可以开WiFi了,而CMCC胜利的挂了。紧跟着是今天看了一场机电学院与计院的辩论赛,讨论的题目是网络围观对社会热点问题有无影响。好吧,这周是网络热点话题周,接下来我将就这个话题开始本期的杂谈。

诚然,网络早已走入千家万户。从CNNIC得到的消息是,中国网民人数已近6亿。在这里面未成年人占了近半数。由此不难推测,中国网络舆论主导的方向多少有些倾斜。在此前我所做的新媒体调查中已经证明,不少人其实没有办法分辨谣言。哪怕是那些一眼就能看出真伪的话竟然也有不少人跟在后面转发评论。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想想不到一年前的那起闹剧吧,先不说玛雅人的预言准不准,首先各位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PLA并没有那么强大的战略物资转运能力。所以把你们送上珠穆朗玛峰几乎是不现实的。另一个问题是我们的心态是不是也出了点问题?我自己总结的谣言几大成因,一是人们的猎奇心理,二是人云亦云,三则是缺乏正确的科学知识。不知你们知道不知道《水也有思想感情》这本书,大概是叫这个名字,作者松山一郎。鉴于我没看过这本书,所以我不能直接下“这本书讲得都是伪科学”这种结论。但是,请你开动脑筋想想,首先水是无机物,水分子都在做无规则热运动,在控制环境条件的情况下水结冰的形态会有所不同。但是如果根据它“看到”,“听到”的东西结出不同形状的冰晶,似乎有点天方夜谭了。要是真这样,估计每个人肚子里的水现在都在抗议你为什么吃那么多肉了吧?

当然在这几点之外,我觉得与网民的成分也有很大的关系。也许正因为低龄化,科学知识的欠缺,从众心理的泛滥,导致青少年实则成为谣言传播的助体。之前有传谣五百条少年被拘捕,后有辽宁出台网络谣言管理条例。网上也在一直讨论造谣拘捕标准是否合理。从这里回到网络舆论的话题,一切的行为准则不还是要听法律的吗?不管你说的多爽,那也只是嘴上痛快,却有可能带来牢狱之灾。在中国,目前还没有一套健全的网络管理体制,同时也没有一套健全的分级制度。一股脑的封杀不会起到好作用,在监管力量看不到的地方,不该出现的东西还是会有。而且正如各位所见,这种封杀让很多人对中国互联网失去了信心。中国互联网正渐渐成为一座孤岛。上次给我们讲座的外教这么跟我们说:“In China, there is no twitter, no Facebook, no YouTube, I need a VPN.”的确,这些防护措施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就算是以防护国内网络安全为由,做的也确实太过分了。这一切不能怨网民,只能怨管理者。

那么接下来是总结时间,本周完成的动画是超炮和刀剑。给我的感觉都还不错。再一个是在室友的怂恿下看了鲁鲁修的OVA,我承认,剧情神马的跟我完全没关系,不过要感受的或许是作为一名宅的热情。嗯,在宅这条路上我会渐行渐远。不过本周的脑内恋碍选项过于坑爹,所以我无力吐槽,简直不忍直视,各位绅士若有兴趣请自行上b站补看。那么本次的杂谈到此为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这回都说了什么,有遗漏的下次再补充,米娜桑撒有娜娜!

from:2013, 11, 4

声明: 本站所有图文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共享 协议.
转载请注明转自 ershiwo的私人研究所
标签:

0 Comments

难得的沙发不来一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