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搜索 / Search

本次的副标题应该叫《平成过去了,我却一点也不怀念它》。

 

如今我的拖稿功力已经达到云深不知处的境界,比如说从 2018 到 2020 年开了不少草稿,但最后就发了不到十篇,连这份杂谈都从 2019 年 3 月 14 日一直鸽到 2020 年 5 月底。我不禁怀念起上学的岁月,至少我还有精力在外面瞎扯,现在却连上推特刷新条状态的能量都没了。事实上在写本期杂谈之前我已经构思了无数多个话题,现在来看写令和元年回顾挺合适的。 就这一年发生的那点事都足够写上三天三夜,而实际上我却连从哪头开始捋起都不知道。所以这次还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了。

至于我自己的状态嘛,第一还是没女朋友;第二每天就是搬砖,期待找到一个更轻松的搬砖工作;第三已经处于半脱宅但又离不开的状态;第四意识到该爱惜身体却依旧想不起来锻炼且继续维持不停熬夜的生活。现在唯一值得高兴的是外卖小哥终于能送餐上门而不是打电话问我人在哪儿,但每天高热量饮食反而会加重健康风险,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概括来说,就是我的生活彻底失去了激情。梦想还是有的,就是离实现还有十万八千里。

先直接跳过新冠疫情相关的评论,2019 年提到对我触动最大的部分,都是和两起失火有关系。前一场大火猝不及防,后一场则迫使我重新思考怎么剁手建立一整套备份系统(当然到现在都没个样子)。没有足够的储备,这些突发事件对死宅都是灾难。所以在上次的家庭网络改造计划中,我应该直接推荐你们按全屋万兆标准配置的。京阿尼的事件在震惊之余只有唏嘘,这两天回顾无彩限的怪灵世界时满脑子想的都是人名外面加方框。这场大火反而印证了平成动画的结束以及令和动画的开端,也让不同的观众群体之间隔阂更深。

新冠疫情给我最直观的体验是靠谱的工作更难找了,对大多数人而言就是完美打乱了他们生活的节奏。几个月的围城莫名其妙的放出了各路牛鬼蛇神,你可以看到意见领袖的集体出动,粉丝大军的积极洗地,爱国小鬼的精彩演出。疫情可能成为了点燃火药桶的最后一颗火星,但也是摧毁现实遮羞布的一场大火。因此我在这里衷心的祝愿伟大灯塔不灭之光人间希望川大统领能活着躲过身边所有感染者的传染。

被现实逼疯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自由平等本来就是一个笑话。现在的讨论环境愈来愈屁股先行,可以不客气的讲,一个帖子吵到最后不亮屁股,那你们一定是在 1024。然而更神奇的是 1024 里纯爱党和寝取党还要打作一团,让人哭笑不得。在这个立场先行的时代,何谈自由与平等。我还是建议各位说话之前动动脑子,在信息传播速度远超思考速度的现在,我们控制不了信息的流向。一句无心之谈所造成的影响谁也不知道。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也是提醒我自己的,千万不要和傻逼打交道,哪怕毛爷爷抽到脸上。

长大以后怎么着都要承担责任,所以说话不能那么口嗨了。这样也迫使自己更多的去思考,我的每个行为会带来怎样的后果,这样做的依据是什么。然后在读书或者读文章的时候也愈来愈关注别人观点对自己的佐证。这种功利性的阅读是不应该被提倡的,但在一般讨论中还挺重要,起码可以避免你犯原则性错误。当然这也不是在鼓励多引经据典,毕竟老头子们说的话不见得都对。对我自己而言,越来越不想说话的另一个原因是肚子里的墨水不够用,之前说要多看看社科类的书也没看下去,正经小说大多也只看了开头。未来的日子里肯定要继续补这一块的内容,不过有机会也肯定要把理科的东西重新捡起来。

不配做后浪的我只能努力搬砖了。我经历了最好的时代,也正在见证所谓最糟糕的时代,这一切都是宝贵的经验。我也不会再惧怕黑暗,因为本身就在黑暗中。我希望那些比我年轻的人能用更宽广的视野看世界,少一点粉红,多一点宽容。在做人的原则上,要搞清楚自己站在那一面,选择对自己有益的方向。这是一年中我最深的感悟。

愿自由的灯火永远照耀美利坚人民!(绝无贬义)

被判违规之后换的新头像。

题图是我嵌的满潮镇守府,在间宫甘味屋有全本。

声明: 本站所有图文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共享 协议.
转载请注明转自 ershiwo的私人研究所
标签:

Related Posts

0 Comments

难得的沙发不来一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