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
搜索 / Search

每年的六月,注定是个离别的时节。

走在街上,商场中放着水木年华的《启程》。我停了下来,静静欣赏着。

时间在这一瞬间凝固了,路上的车辆、行人、树木以及建筑物,统统模糊消逝,面前是一片雪白。我突然笑了,但这笑容瞬间消失,因为我见到许多离去的背影。

迈克尔去了,侯跃文去了,萨马兰奇去了,马季去了,阿桑去了,帕瓦罗蒂去了……那么多人去了,留下的所剩无几。

你也要走,在这时刻。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一位中年女子凭栏远眺,双眉紧蹙,面露忧思,“人比黄花瘦”,生离死别,国破家亡,痛苦无尽。

 

你曾经给过我信心,如今你却要离我而去,痛,心灵。

我望着那些背影,笑了。

死亡或许是另一种解脱。

离开街道回到家中,在手机的未接电话中发现你的影子,拨过去,你关机了。我怅惘的把手机丢掉,走到窗户前,向下看去。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想到这儿,想起你的样子,永远那么可爱,生气的你也带着一点撒娇的意味,好想拥你入怀,但再也不能了。

轻轻地你走了,正如你轻轻地来,你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什么痕迹也没留下,只有残缺的回忆,回忆,美好中带着些许苦涩……

你的音容笑貌就这样随风飘散,你的头发,你的眼睛,你的温度……

 

伸手取下毕业照,轻轻抚摸着它,好像回到当初。真的好想再见你一面,哪怕只是擦肩而过,谁也没有认出对方。

我叹了一口气,把照片放回原处,任凭它如何积灰,不再管它。心中莫名其妙产生了一种冲动,它驱使着我走上街头,进入喧嚣的都市。

我走在繁华的街上,人丛中我大声呼喊你的名字,无人回应。再次尝试,仍毫无结果。我放弃了这种做无用功的行为,漫无目的的走着。

如果有缘,我们再见。

 

心中空落落的,仿佛丢了什么似的,我疯狂的找寻一切与你有关的东西:你爱听的CD,爱看的电影,爱用的物品,爱去的shopping mall……一切一切,只是想抓住你的一丝一毫。有时我明明已经抓住了你,可你又从我指间溜走,仿佛伸手可及,又远在天边,“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找不到了,你在哪儿?

 

夏日的阳光简直可以把人烤熟。柏油路面升腾着热气,似乎快要融化;树叶无力的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这么热的天气,我心中却异常冰冷。我确实离不开你。

可你却能轻易离开我。

 

猛然间,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过嘴角,咸咸的,我又一次流泪。为什么那么喜欢哭?我也不知道。但我明白,没有你的世界,我很难过。

 

那就继续找寻你,从城市到乡间,从山林到草原,从小溪到大海,从……直到世界上每一个角落都留下我的足迹。但最后我发现,我永远与你相差一步,无论如何也追不上。

是上天注定如此,还是你我有缘无分。造化弄人,我深切感受到了。

追寻你的日子里,我看到了许多事。悲欢离合,大起大落,人生百态,尽在其中。我细细品味这人生,有些苦涩。

听了那么多苦情歌,我也苦了。

 

还有一种解脱:死亡。

听起来很残忍,但我尝试了。不出郭德纲之所料,我失败了。

你若未死,是因为你有罪,罚你痛苦的活下去。

那么多人和事,该远去的远去了,该存在的仍旧存在,还有在挣扎的。我就是。

我的罪过,就是——爱上你。

不该爱你,爱你是一种痛苦的煎熬,到头来身心疲惫,心力交瘁。正所谓劳神费力者,就是爱上了你。

但我喜欢这种感觉,甜蜜,又带着丝缕酸味,就像红酒的味道,令人陶醉。

搞不懂为何如此,只好痛苦的活下去。

 

时间的车轮不停向前滚动,我的车轮却永远停在那个六月,痛苦弥漫心房,想忘记却挥之不去。——这就是爱情吧,它永远摧残着一个受伤的心灵。

我……看着自己死去,被丘比特的弓箭射中心脏,在痛苦与甜蜜中死去。

我的解脱终于到了,我终于可以再见你一面了。

 

“My lover, How are you? I miss you. Yes, I need you. However, I must say ‘Good bye’ to you now. I will wait for you...forever. ”

 

(献给离别的人与那些受伤的心灵)

 

——于老根@YZLH ©YZLH2010

右基佬

这都多少年前的文学细菌了……初中生的文笔,凑合看吧。现在看一次犯一次尴尬症。

声明: 本站所有图文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 共享 协议.
转载请注明转自 ershiwo的私人研究所
标签:

0 Comments

难得的沙发不来一发吗?!